栏目导航
最近推荐
热点信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网络管理员 >

在莫扎特面前你我都是萨列里 评沪上热演的法语音乐剧《摇滚莫扎


发布日期:2022-08-04 14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法语音乐剧《摇滚莫扎特》终于来到了中国。各音乐视频APP上的长长留言、厚厚弹幕,社交媒体上刷屏的剧评、上汽·上海文化广场内外的排队长龙,也不过是对莫扎特荣誉的新点缀。不过,真正证明该剧成功的,反而是萨列里这个传说中毒死了莫扎特的反派角色,也拥有了惊人的粉丝数。如果根据人物登场时收获的欢呼和掌声分贝来判断,那么剧中萨列里的人气几乎和莫扎特不相上下,甚至在演唱代表性曲目《杀人交响曲》等歌曲时,观众的激动犹有过之。

  “悲伤已成为我的命运,因为我被迫与你分离……”由莫扎特谱曲的歌剧《后宫诱逃》中百转千回的咏叹调,在萨列里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,也引发了让观众浮想联翩的爱恨纠缠。如果不了解莫扎特的生平,你会以为这是萨列里发现自己和莫扎特之间创作天赋的差距而妒忌。但仅止如此,凭什么获得那么多粉丝的共鸣与爱意?与其说剧中的萨列里是历史上的宫廷乐师,不如说他是当时乃至后世,无数普通人的化身。

  莫扎特这个名字,如今可谓光芒万丈。无数文学影视作品争相献上赞美,将他视为彼岸至美和此岸欢乐的使者。除了“神童”光环外,大多数人或许都以为莫扎特是一个“坦率的可以信赖的人”、一个“快乐的天真的年轻人”(布鲁诺·瓦尔特语)。事实果线年,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的女王玛利亚·特蕾西亚写信给皇太子,不许他在宫廷中聘用“莫扎特这样浪游的无赖及其同伙”。萨尔茨堡的领主科洛莱多更称他是个“邋遢的家伙”,并告之“可以得到100个比他服务得更好的人”。浪漫主义者对莫扎特的憧憬,让许多难堪的真相都被掩盖了。以至于《摇滚莫扎特》中莫扎特的扮演者米开朗琪罗·勒孔特,他时不时做出的鬼脸、夸张鞠躬和跳跃被当成另类。这些“多动症”症状,才更接近莫扎特的历史原貌:“他即使在大清早洗手时,也在房间里踱来踱去。一般状况下,他总是又动手、又动脚,或者在动什么东西,比如玩他的帽子、口袋、表链、桌椅,还经常用嘴做怪脸。”他的妻子康斯坦斯回忆录中曾这样写道。

  偏偏是这样一个“无赖”,做出了所有音乐人,包括萨列里都没有勇气做的决定。当时乐匠依附贵族而生,提供进餐时欢乐的伴奏,地位还不如桌上的美食佳酿。1778年,父亲列奥波特就在信中告诫22岁的莫扎特:“你是由一个女人抱着、死在挤满受苦孩子的小房间的草褥上;还是像一个圣婴那样快乐地经历生活,享受尊敬和后世的荣光,为家庭备好了一切,带着名誉声望死去?”剧中的萨列里,还有更多的普通人都面临类似的抉择。辞职或许能挣得一时尊严,生活境况却反而不如安安稳稳当“奴隶”。当莫扎特选择做一个敢于为自由而贫穷的艺术家之时,“我的幸福值什么?它是贫乏、污秽与可怜的自满!”萨列里的唱词中,展示出这位作曲家的纠结与懦弱。

  相比之下,莫扎特就像《摇滚莫扎特》中《好事之徒》所唱的,他要成为“一个自由的思想者,一个好事之徒,一个令你们厌烦的人”。只是,敢资助这个作乱犯上者的朋友越来越少。1785年,莫扎特的作品虽然在宫廷中演出,得到的收入却只有萨列里的一半。剧中,萨列里高歌一曲《我沦为自己胜利的牺牲品》,眼中满是痛苦。而在《杀人交响曲》中的那把刀所指向的分明是他自己,或者说是那个你我都有可能有所成就,却被迫与之分离的自己。

  有太多文艺作品描绘过萨列里与莫扎特的竞争关系。传说中,萨列里是毒死莫扎特的凶手,还亲眼看着他的遗体送至墓地。毕竟,跳梁小丑总是用来彰显天才的不同凡俗。但是,《摇滚莫扎特》不走寻常路。“我一直不能向你解释我的这种感觉,这是某种心里空荡荡的(这使我痛苦)、一种永远得不到满足的渴望,因此从来不会停止,一直延续,还日甚一日。”这段话来自莫扎特生命最后一年向妻子吐露的心声。而舞台对此的展现,是让临终的莫扎特热切地喊萨列里“安东尼奥”,又用《纵情生活》袒露自己作为普通人的爱恨忧惧。他们握手言欢,成为该剧最感人的时刻。

  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中写道:“我爱那些只知道为没落而生活的人。因为他们是跨过桥者。我爱那些大轻蔑者。因为他们是大崇拜者,射向彼岸的渴望之箭。我爱那些人,他们像沉重雨点,一颗一颗地从高悬在天上的黑云下降:它们预告着闪电的到来,而如预告者似地死灭。”这样的爱,对每一个生活在痛苦中的萨列里,做出了宽慰。

计算机等级  |   软件水平  |   职称计算机  |   网络管理员  |   程序员  |   软件设计师  |  


Power by DedeCms